时政要闻|部门动态|乡镇要闻|媒体聚焦|永州新闻|国内新闻|社会新闻|图片新闻|视频在线|专题新闻

陪唐生智副省长视察

www.dongannews.com 东安新闻网 时间: 2009年08月07日 作者:佚名  来源:本站原创

   1957年秋,一个天高气爽、云淡风清的日子。吃晚饭时,唐祖佑秘书端着碗来到我面前,说:“唐副省长明天视察学校,请你陪同。”时任湖南省副省长的唐生智将军,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叱咤风云、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,我做梦都想一睹他的风采。但真的让我近距离与他接触,心里又有些胆怯,就说:“是不是换个人,那么大的领导,我怕不能胜任。”唐秘书说:“你是教育科长,你不去谁去?这是县长交代的任务!”

    话说到这份上,我只好默认了。但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,加上准备汇报,一个晚上未睡好。第二天早早起来,随便吃了点东西,就去了将军的住处。
    那时的东安,别说是星级宾馆,就连一个像样的招待所都没有。将军住在县政府大礼堂门厅左边的大房子里。我到那里时,门开着,房子正中摆着一张大桌子,上面堆着一些香烟和水果,桌子后面是一张木质架子床,挂着蚊帐,被子折得方方正正放在床的正中,床的一侧是洗脸架,将军正面对着墙洗脸,我只能看到他的背影。他虽然略瘦一点,但腰板硬朗,显得很伟岸、挺拔,一副典型的职业军人姿态。我心里想,这么一位魁梧威武的将军,当年担任北伐军前敌总指挥,挥师北上,临危请令,出任南京卫戍司令长官临大难而不回,死守南京,该是何等英气勃发,威风凛凛。
    我正这么想着,将军似乎感觉到了,没容我喊声“报告”,就一边擦着脸一边说:“是小刘科长吧?请进来,我这就好。”这么大的官,面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,还在“小刘”后面加上个“科长”,弄得我惶恐不已,脸一下子全红了。
    这时将军已洗完脸,转过身子,见我还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外,就说:“快进来呀!桌上有烟,想抽自己拿。”我忙说:“谢谢省长,我不会。”说着,蹑手蹑足地进了屋。他好像有些意外,说:“不会?那好呀!我可是条烟虫,一天只划三根火柴。”说着又笑了起来。这时我才看清,他虽然年近古稀,衣着简朴,但很精神,全身都透出一种逼人的高级将领的英气。
    我见将军这么随和,心情放松了许多,就说:“一天才抽三支,很少呗,完全是象征性的。”他笑得更欢了,说:“小刘呀,你误会了,我哪里是一天三支,我是每天三餐饭后划三根火柴,一支接一支地抽到晚上睡觉。”我也忍俊不禁,开心地笑了,趁机言归正传,说:“唐省长,什么时候向您把情况汇报一下?”他挥了挥手,说:“汇报什么呀,都是一些人瞎折腾,省委才要我来考察,不用汇报了,随便看看就行。”
    我这才想起,其时党正在整风,号召大鸣大放,向党提意见,一些人说共产党不重视教育,虐待犯人,省委才让唐副省长和席厅长这两位“民主人士”以旁观者身份,回家乡考察,以便更客观地了解真实情况,改进工作。
    正说着,席楚霖厅长来了。他是省监察厅长,也是从东安这块土地走出去的近代湖南历史上的风云人物。将军向我介绍完席厅长,我向厅长问了好,就到机关食堂端来早点,两位领导随便吃了点,一行三人就去了白牙市完小,也就是现在的白牙市一小。
    将军不让汇报,我还是不放心,一边走一边将全县教育的基本情况简单地说了说。他一边听一边点头,末了说:“家乡教育搞得不错,我在省里听说了,谢谢你们!”
    从县政府到学校,不到里把路,说话间就到了。将进校门时,将军把正抽着的烟掐灭了。我以为他忘了带烟,忙说:“唐省长,是不是没烟了?我这就去拿。”他把烟头丢了,说:“不是的,我怕熏着孩子们。”一听这话,我的喉头一下子哽住了。我忽然觉得,身边这位老人,根本不像将军、省长,而是一位慈祥厚道的老爷爷。
    其时正是孩子们上学的时候,将军杂在他们中间,一脸慈祥的笑,不时弯下腰,摸摸这个的头,拉拉那个的手。忽然,他在一个小女孩面前蹲下了,一只手揽着她,问:“小朋友,几岁了?”小姑娘扎着两个羊角辫,有着一张清秀的脸,十分可人。但毕竟年纪太小,一下子面对几个陌生人,显得腼腆,犹豫了一小会,才轻声说:“六岁半。”将军把他揽得更近一些,说:“连半岁都说出来了,真乖!六岁半,那就是上一年级罗,老师好吗?”小姑娘不说。我就鼓励她:“小朋友,这是省长爷爷,别怕,照实说!”将军却说:“别听这位叔叔瞎说,爷爷就是爷爷,什么省长爷爷,多别扭!告诉爷爷,老师好吗?”孩子笑了,爽声说:“好!比爸爸妈妈都好。”“真的?” “真的,骗你是小狗!”“那爸爸妈妈就不好了?”“爸爸妈妈也好!”
    这时,一些老师围上来了,齐呼:“唐省长,席厅长!”将军一把抱起小姑娘,站起来,对大家说:“老师们辛苦了,谢谢你们!”跟老师们打完招呼,又对小姑娘说:“亲亲爷爷好吗?”小姑娘这时已完全认同了,在这位省长爷爷的脸上很响地亲了一口,逗得将军开怀大笑,在场的师生也都开心地笑了,并鼓起了掌,笑声和掌声在校园里久久回荡……
    对白牙市完小的视察就这么结束了。和上午一样,下午视察东安一中时,也只是随便看看问问。当时我很不理解,将军是受省委的委托回家乡了解情况的,为什么这么轻松、简单、随和?后来我才悟出,这位三次通电反蒋、和我党做了一辈子真诚朋友的将军,是基于对我党的充分信任啊!
    第二天视察东安看守所,另有人作陪,我就离开了将军。但这一天的短暂接触,给我留下的印象却至今不忘。


『作者:佚名』
『责编:张明』

精彩推荐更多>>
热点新闻更多>>
图片新闻更多>>
  • 甘肃定西高速路堵车千余货车滞留(组图)
  • 儿子透支信用卡遭起诉 庭上求父还钱被拒
  • 上海火灾现场小狗不吃不喝流泪等主人
  • 百余落榜生收“预录取书” 入学近三月无学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