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资讯|风景名胜|民俗风情|东安特产|游记散文|人文古迹|民间故事|宾馆酒店

税官“老精”的故事

www.dongannews.com 东安新闻网 时间: 2010年02月01日 作者:胡  昌  忠  来源:网友投递

    牛头寨乡,地处群山环抱,远离喧嚣城市,山上以珍禽异兽而著称,山下以弯腰就能喝上的矿泉水而饮誉,人物则以税官老卿而闻名。

    牛头寨,不需身临其境,望文生义就能让人生出几分荒野、天险之感,多少踌躇满志的男儿曾对其望而却步,多少被命运之神安排在这里的人儿焦忧的等待告别她的时刻来到。不知从何时起,这里来了一位收税的外乡人,不以守猎打鸟为乐,不谐划船钓鱼之悠闲,偏偏对这里稀少得如油贵的税收产生起浓浓兴趣,且一发不可收拾,别人变着法儿进城,他竟变着法儿生根——就地娶妻生子,有人说他在下一盘永远下不完的残棋,他却说等到哪一天这里看不到偷税漏税了他会安心走的,这人便是该乡的税管员老卿。

    老卿这一等就是20余年,两鬓已染上白霜,心中期待的税收面貌依旧没有明显的变化,他付出的努力如挑土填大海般的白费劲,然人们还是不见其意志动摇的丁点痕迹,人们还渐渐发现,尽管其没有干出风风火火的大事业,其在税收上摆出的一盘缜缜密密的小九九,已经不得不让人折服,而声名远播,不过后来人们不再叫其老卿了,愈来愈多的人已叫其“老精”。

    山里人还很穷,花一分钱都想着掰成二分用,老精的前任税官在收船税时就难收成几回,纳税户总怨他未帮其划过船。而老精收税时根本不“体恤”这些民情,还不让山民撒野,他只要遇见这档子事,非要把理辩个清白:“我一收税,就帮你做事,我哪还有时间收税,不收税,我就是失职,你想拿我干活抵你税款,岂不是拿国家税收付工钱?”山民对此似认为老精也在讲蛮话,却又驳不过他,只好静等着老精碰壁后败下阵来,可老精渐渐表现出来的一件件事儿又无不令山民们失望。

    先前税务还没配发制服时,整个夏天,老精穿的裤子是半筒的,也不穿袜子,有人笑他节约,他反驳:天气热,穿长裤、袜子没必要。有一年岳母娘悄悄酿了几缸酒卖,也没少供他喝,在清查酒税时,他第一个拿岳母娘开刀,岳母娘卖的酒糟钱,他也算进了税,他自个喝的那些酒,也一分不少算给了岳母充作税款,还把岳母悄悄卖给税务所的三缸米酒划了税票拿给岳母娘,气得老岳母只差没劝女儿不跟老卿过日子。或许就在这时,他被人唤成“老精”了。

    老精的名声一天天在扩大,老精渐渐“脱离群众”,与他下乡的同事一看到他那备足干粮的挎包,腿早就没了劲。他的道理谁能驳得过?“吃人家一元,国家就得损失二元!”,纳税人一见到老精来收税,不敢耍花样,也不再求情。以前下户收税时,老精还能接到一杯热茶或一支香烟,渐渐地这一礼遇也稀见了,奇怪!老精似乎较先前更显轻松些。不过老精得的奖状在增多,卧室里除了窗户,四壁墙上贴满了。发了黄,字已模糊不清了,他也不肯扯下,他认为那是他汗水、人格乃至生命的凝结,是一种无价之宝,金子换不去的东西。

    穿梭这山岭的老精,还是一名军人出身,对于税收是干什么用的,他当然知道是供养军队、维护治安的,后来的一次亲身经历,使他刻骨铭心的体味到收税的责任重大而神圣不可侵犯,远不只这些。有一年夏天,一个临近高考品学兼优的男孩突病,在镇卫生所抢救无效死亡,闻之,他气直了,竟与病亡孩子的全村人一起冲进了医院,不料,院长一句火爆话却把全场人震住了“我们镇收到的那点税收,供我们买得起先进的设备和特效药吗?!……”。听罢,老精眼直了,全场人低下了头,老精犯了罪似的悻悻离开了人群,自此老精从骨子里看重了收税这一行当。

   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人们注重起绿色环境,山区不知何时起成了外地人旅游观光、外商投资的宝地,小镇渐渐百业兴旺起来,可是,不少人却在税收上打起了主意,偏偏这地界仍被老精把守,且守得纹丝不漏。有人便燃起怨恨之火:老精啊!你怎么还不被毒蛇咬死?怎么不从山崖摔死?可事实上老精一年到头,身体依然硬朗朗的,连个头痛脑热都没有。

    终于有一天,老精躺进了卫生院。老精是在又一次催收屠夫熊胖子当月应缴的42元个人所得税时,被熊胖子掀倒在地,拳打脚踢。熊胖子打税官,触了王法。不想,第二天县有关部门一溜人马就开进了牛头寨。兵分两路,穿便衣的来到了老精病床边,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,又是脑白金、哈密瓜,又是安慰话、记者采访,感动得老精两眼泪花。穿制服的一路铐上了熊胖子。

    办案人员走了,老精在病床上一闭眼就能见到偷税分子在揩国家的油,于是他悄悄出了院。一天,镇财政所长拿来一张发票找到老精,说是要他签个字证明。老精摸了摸脑壳后肯定地说:“我没有跟你在店子吃过饭。”所长一语道破:“那天镇领导陪县领导处理你被打案子时吃的。”老精迟迟不肯下笔,所长又辅以情理:“我们山区只有野味出名,不留他们吃一顿,对得起上级领导吗?”望着发票上面那大写、小写均是清清楚楚的420元金额,老精隐隐心痛起来,那拧开的笔从老精颤抖的手指间滑落地上,“为了42元,你们吃掉了国家420元,你难道不知那是税干磨了多少嘴皮子、爬了多少山坡收来的钱?你们……你们简直是败家子!”老精狂骂起来。在以后的收税中,老精又曾挨过人家两次殴打,伤势都比上次重,他却悄悄上山挖草药疗伤。上面来人找老精本人核实,老精竟嘴硬得像吃了生铁,概不承认。
 

 

 


    作者语录:此小说创作于1997年2月,有真实的原始素材。作品参加当年《中国税务报》、深圳市地税局联合举办的“税收的故事征文大奖赛”中获得一等奖(奖金1000元),并入选深圳市中小学生课外税收知识必读课本 。不过,时代不同了,目前国家逐渐减少对农村地区的税收负担,已取消农业税和屠宰税。但为国聚财的精神是不过时的,同时,现在我们对在乡镇做生意营业好的、达到起征点的,依然在根据政策加强征收,全县每年征税好几百万元。作为小说应是记录过去税收生活一个较好方式,因此,为让读者区分文内事件发生时间,我建议可否在文章末尾标明:(此件创作于1997年2月)。或不注也罢,反仅是小说,没有什么不妥的。


『作者:胡 昌 忠』
『责编:张明』

精彩推荐更多>>
热点新闻更多>>
图片新闻更多>>
  • 甘肃定西高速路堵车千余货车滞留(组图)
  • 儿子透支信用卡遭起诉 庭上求父还钱被拒
  • 上海火灾现场小狗不吃不喝流泪等主人
  • 百余落榜生收“预录取书” 入学近三月无学籍